黄赌毒成风,币圈瘾式营销几时休

  网红下基层,一币一嫩模。

  近日,某社群中流出的一张“韩国网红伴游数字货币支付”的营销海报迅速在用户间传播开来,“一币一嫩模”再次引发币圈骚动。据了解,海报中提及到的数字货币PCM是由韩国区块链项目Precium发行,幕后推手正是坐拥数百位韩国头部KOL的知名娱乐公司KCENT,目前该项目已经登陆CoinAll交易所的IEO精选上币平台,PCM三天内暴涨近3倍。

  虽然暂不清楚币价表现是否与此次的“网红效应”有关,但略显低俗的营销方式确实惹来不小争议。网红伴游,夺人眼球,照片上的男男女女,或肉欲,或清纯,或知性,霸道款,绅士型,小奶狗,总有一款适合你,还可接受数字货币预定,涉嫌性暗示,令币圈大V群起攻之,直指项目方炒作无底线。

  其实,诸如PCM此类的营销套路并不足为奇。游走在人性边缘,狂打擦边球的瘾式营销,在币圈比比皆是,虽然骂声不断,其效果往往事半功倍。抓住人性的弱点,就能唱一出好戏。

  币圈瘾式营销

  最早将“一币一嫩模”的韭菜信仰具象化的当数OmiseGO。据说,OMG在项目推广的第一天,请到一众美女模特现场助阵,当时场面火爆,OMG更因此得名嫩模币。紧接着,在为期两天的项目路演和技术分享会场,却人气骤降,门可罗雀。

  然而,美女站台这种操作在币圈已经是相当保守的了。用代币打赏女主播,提供数字货币购买色情商品和服务,也并不罕见。更有甚者,直接做起了成人产业的区块链项目。2018年上半年,日本一家承认视频平台发币AVH,用于购买商城商品或支付下载视频,并邀请到风靡亚洲的加藤鹰和波多野结衣作为项目的两性代言人为之站台。

  不仅如此,花花公子在线平台Playboy.TV、世界最大成人网站PornHub也在去年相继宣布支持数字货币支付。据报道,PornHub网站2018年访问量高达335亿次,每天约有1370万人访问。早在2012年,拉斯维加斯一家俱乐部的脱衣舞女郎就已经开始接受比特币形式的小费,女性在Girls Gone上发布带有比特币地址的裸体照片,就能够额外获得比特币形式的小费,性交易中介PinkDate通过首次代币发行售出价值4000万的数字货币。

  “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币圈好像始终也脱离不了低级趣味。

  食色,性也。贪和赌又何尝不是人类的天性。同样地,博彩业也是数字货币营销的猖獗之地。

  最早出现的,也是最有影响力的要属一家名为“中本聪骰子”(SatoshiDice)的赌博类游戏网站,玩家可以通过向对应不同游戏的固定比特币地址发送比特币进行下注,这也是创建该游戏当年比特币最主要的一项交易来源。有数据显示,“中本聪骰子”上的比特币交易,占据了区块链上超过一半的交易,它也迅速成为比特币最大的应用。

  这一点在之后也延伸到去中心化应用的发展轨迹上。区块链技术从概念到落地应用,DApp的发展一直备受关注。2018年,基于以太坊、EOS、TRON等区块链网络,出现了一大批以游戏为主的DApp应用,博彩类游戏拔得头筹,率先攻占市场,以投机的财富效应不断刺激着加密货币玩家入场。

  据统计,EOS日活量排名前十的DApp中,60%都是博彩游戏,交易额也占总交易额的71.74%,EOS也被贴上了“博彩链”这一并不光彩的标签。而以太坊上的Fomo3D一度成为当时最火爆的游戏,掀起了博彩类DApp的开发和应用狂潮。Dappradar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28日,全球市值排名前三的公链中,24小时用户活跃度最高的DApp均为博彩类游戏。

  同一个世界,同一种人性。这也为数字货币市场打开了一个真实的流量敞口。

  绕不开的瘾性需求

  数字货币的先天属性撕开了人性最丑陋的一角。

  区别于以往的虚拟电子货币,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点对点、匿名性等去中心化属性,剔除了可能存在作恶的中间服务商,完全不需要依赖银行这样的现行金融系统,能够避开任何形式的监管和控制,实现价值的迅速转移,这也是比特币自诞生就深受暗网市场青睐的重要原因。

  凭借这一关键性优势,加密货币很快便在色情、赌博、毒品等非法领域和暗网市场上建立起强大的根基。

  就卡耐基梅隆大学助理研究教授尼古拉斯·克里斯汀对全球最大暗网交易平台“丝绸之路”的研究,在184,804条售后评论中好评度高达97.8%,且用户体验堪比现在知名的电商平台。

  与毒品不同的是,色情和赌博几乎可以渗透进每一个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色情行业尤甚。令人讽刺的是,色情业常为人诟病,却一直备受追捧。据Top Ten Reviews统计,互联网上平均每过一秒,就有28258人在浏览成人内容,并产生3075美元的相关消费。用户体量之大、活跃程度之高可见一斑。

  美国行为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著名的人类需求层次理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和归属感、尊重、自我实现五个层次,最强烈的需求也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欲望,“性”居首位,是人类一切心理活动的内在驱动力,更是人类大脑古老且恒久不变的主题。

  事实上,不只是币圈,互联网产品也在不遗余力地围绕“性”这一用户痛点推陈出新。

  20世纪80年代,政府官员、大学学者和寻求色情网站的个人被看做是三类使用互联网的常客。性需求下最容易吸引流量,更容易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也是视频、社交类应用坚守的重地。此前因点播在线淫秽视频而被起诉的“快播”,宅男入手率第一,每天活跃用户上亿;最大的陌生人社交产品“陌陌”靠着约炮的擦边球营销迅速积累了大量用户。

  没有各种监管约束,币圈在这方面显得更加游刃有余。看起来,想要大规模的用户跑步入场,可能也难以绕开人性最原始需求的刺激。

  而对于项目方来说,一方面,擦边球手法通常低成本、强刺激,在本就规模有限的存量用户中能够成为抢夺抓手;另一方面,随着比特币在普罗大众中的认知度不断提高,激活人性最根本的欲望,成为争取增量用户至关重要的引线。

  相比币圈早期路演、空投、糖果、薅羊毛这些已经无聊又无效的营销玩法,亦或者相比那些斥巨资收购既有体量用户的公司、砸下可观的真金白银搞拍卖、做慈善来引起用户注意力的重量级操作,PCM这种能快速激起人们兴趣、几乎零成本、小广告式的招数似乎来得更“高明”。

  不过,这种“永不过时”的营销现象,放在任何企业的长线发展里,都无异于饮鸩止渴。

  瘾式营销待救赎

  加密货币背后是人们对自由的渴求,是缔造暴富神话的梦工厂,是将人类贪欲不加掩饰得以释放的天然秀场,也更纵容了低俗营销的盛行。

  于草根起势的币圈,很少有人真正在意和爱惜品牌的羽毛,从大佬站台、明星代言,到无节操炒作,项目方营销套路发展趋向短平快的瞬时刺激,一边迎合着这一群体一夜暴富扭曲的价值观,一边大把大把地赚起快钱,以致于很多项目方都是靠着一次无底线炒作做起了一锤子买卖,之后便销声匿迹,只留下一堆讨伐的用户和一片身后骂名。

  扔掉节操的项目方,很难走得久远。

  注意力经济时代,争夺稀缺流量无可厚非,流量对于项目吸金、资本运作、机构融资、寻求合作等确实会引起一系列重要的连锁反应。但如果一味通过低俗营销获取流量,以牺牲品牌形象为代价,这一过程便不再可逆。陌陌就是前车之鉴,直到现在,它仍无法摆脱前期低俗造势留下的历史阴影,而这也将与企业形象长期捆绑在一起,想洗白已是骑虎难下。

  截至发稿前,凤凰网区块链也就网红伴游一事向PCM项目方进行了求证。项目负责人表示,此次在社群中引起传播的色情图片系社区恶搞,Precium只是利用区块链技术来打造服务于品牌、KOL和用户的生态系统,不存在伴游一说。距离三天前海报风波刚发生时的PCM,表现又更上一层,目前币价已实现4倍涨幅。炒作是假,却实打实成了CoinAll真明星项目。

  虽是乌龙一场,但背后投射出的瘾式营销却不容忽视。在数字货币这方魔幻世界里,也许成败萧何,心有敬畏,恪守底线,把握营销尺度,坚守社会责任,才是稳固企业根基的根本,还需要币圈用户与项目方共同来营造。否则,当企业让自己陷入一个不可逆的困境中,“团队在做事”就真的变成一句空话,没人愿意去相信了。
    下一篇

很多网友向我们反馈,百度百科很难通过。其实,是因为你没有掌握正确的编辑技巧,按照规范编写词条,通过审核其实可以很简单。接下来,小编就为大家分享一下百度百科词条的通关秘籍。